歡迎來到傳統文化在線教育聯盟官網 管理平臺登錄 分部登錄

>> 內容展示當前位置:首頁 > 11 > 學術動態素質教育討論綜述

學術動態素質教育討論綜述

發布時間:2016-05-27 17:41:30

近年來,我國教育界乃至整個社會都在關注教育的轉軌問題,即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的轉軌。其中關于素質教育提出的背景、素質教育的內涵、素質教育的構成、本質、特征、以及素質教育的實施等問題,在理論界展開了深入的探討,本文擬對上述一些問題進行綜述。

一、素質教育的提出

自八十年代中期以來,我國教育界針對中小學片面追求升學率這種應試教育存在的弊端而提出素質教育的問題。經過近十年的呼吁、探討與實踐,素質教育由一種理論觀點而成為指導我國教育的思想,由基礎教育向其它層次、其它類型的教育發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指出:“改變人才培養模式,由‘應試教育’向全面素質教育轉變。”

對于素質教育提出的背景,廣大學者和教育工作者從不同的視角,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對即將來臨的新世紀已取得共識,未來的競爭關鍵在教育。關于素質教育的討論中,有的同志認為,我國正處于社會轉型時期,即由農業文明轉變為工業文明,又面對著信息社會的挑戰,從國內到國際都在發生著重大變化,必將引起教育相應的變革。持這種觀點的同志側重于教育的社會功能而展開自己的論述。有的同志則側重于教育的經濟功能,面對我國的經濟體制轉軌,由原來的計劃經濟體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變,由勞動密集型經濟向知識密集型經濟轉變,突出分析了素質教育與經濟發展的關系。[1]還有一些同志強調教育的文化功能,提出教育是文化的組成部分,認為教育受文化發展的制約與影響,又是文化賴以延續和發展的基礎,文化轉型必然要求教育重塑,中國近現代史中三次重大的文化轉型都使教育發生重大變化。著名美籍物理學家楊振寧教授說,要想知道21世紀的教育是什么樣子,首先要看21世紀的文化是什么樣子。[2]也有一些同志則突出教育本體論的功能。

筆者認為,作為屬于上層建筑意識形式的教育,它必然與特定的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的條件相聯系。特別是由一定的生產力發展水平、社會政治經濟制度、意識形態、歷史文化傳統等因素所決定。影響教育發展的諸因素構成一個整體,不能片面強調某一點,而忽視或否認其它方面的影響和作用。任何時代的教育發展必然受到社會、政治、經濟、文化諸因素的綜合影響。我國素質教育提出的深刻背景,正是諸多因素影響的產物。

我國領導人充分意識到教育發展的戰略地位。黨的十三大的《沿著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前進》的報告中指出:科技的發展,經濟的振興,乃至整個社會的進步,都取決于勞動者的素質的提高和大量合格人才的培養。百年大計,教育為本,必須堅持把發展教育事業放在突出的戰略位置,加強智力開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的綱要》中,又提出了“實施科教興國的戰略,促進科技、教育與經濟緊密結合。經濟建設必須依靠科學技術……致力于提高國民素質,在各個領域里培養一批跨世紀的優秀人才。”可見,中央的決策已把教育事業的發展看作社會發展,特別是經濟發展大計,已把“科教興國”定為國策,并把發展教育事業擺在戰略地位。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指出,基礎教育是提高國民素質和培養跨世紀人才的奠基工程,基礎教育的根本任務是提高全民族的素質。實現由“應試教育”轉向“素質教育”是基礎教育的緊迫任務。

進入80年代以后,各國的政治家、教育家們共同認識到“決定人類命運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人的素質,不僅是精英人物的素質,而是幾十億普通地球居民的平均素質。”[3]他們不約而同地把目標對準教育事業,并樹立了新的教育價值觀。1983年4月,美國教育質量委員會向美國教育部部長貝爾提交了題為:《國家在危險之中:迫切需要教育改革》的重要報告。該報告提出:“我們的目標必須是最大限度地發展全體學生的才能”,[4]并于1985年啟動了“2061計劃”(美國基礎教育改革工程)。日本1984年成立的臨時教育審議會上的第二次咨詢報告中提出:“把以最大限度的努力使兒童的身心兩個方面得到均衡發展擺在教育的中心地位。”[5]并要求學生成為“在國際事務中能干的日本人。”1991年5月,在《英國政府白皮書》(21世紀教育和訓練)中,梅杰首相提出:“我們的目標是簡單的,就是鼓勵所有年青人最充分地發展他們的能力。我們要沖破各種障礙。我們要達到更高的標準。我們要爭取多的選擇。總之,我們的目的在于給每一個英國青年人充分發揮他或她特有的才能并在生活中有一個盡可能最好的起點和機會。”[6]德國曾提出:使每個公民有能力獨立安排生活,從事創造性的勞動。

教育界從理論界、教學第一線的教師到各級教育行政部門的領導,都認識到這次教育轉軌的重要性、緊迫性和嚴重性。教育界提出素質教育的問題,并展開理論探討與實踐,這將使我國的教育理論與實踐走出片面突出政治或只重視為經濟服務,脫離受教育者素質全面發展而造就人才的誤區,以實現教育的根本變革。

二、素質與素質教育的內涵

目前,我國學術界對素質和素質教育的內涵發表了種種不同的見解,其分歧的焦點在于對素質概念的不同理解。一種觀點認為素質教育的提法不科學。認為素質是具有經典意義的生理學概念,而教育則是社會實踐的范疇,難以構成因果關系的復合概念。1991年柳夕浪撰文就指出理論界存在的這一觀點。[7]近期,黃甫全撰文表述了“素質概念的基本特性的先天性”,對素質教育提出語義悖論、邏輯悖論、文化悖論。[8]還有的認為,教育中所講的素質是先天遺傳下來的,它既是人發展的基礎和前提條件,也是教育的前提和基礎。素質本身不是知識,素質可以發展,但素質不能教育,不能把素質和訓練的結果——軍事素質、政治素質、技術素質、科學素質、道德素質等社會職業的素質混為一談。對素質教育內涵的理解,目前我國理論界尚未達成共識。有的學者曾列出八種素質教育內涵的表述方式。[9]贊同素質教育的提法,雖然解釋略有不同,但基本上對素質概念的內涵取得一致的認識。共同認為,現在所說的“素質”內涵擴大了,既包括自然素質,也包括社會素質(通過后天環境影響、教育和訓練而成)。鐘鵬明同志[10]和易慧清同志[11]的論文表述了這一思想。朱家存同志進一步分析了素質教育內涵理解產生分歧的原因,一是素質一詞本身具有多義性,有自然方面的,也有社會方面的;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有生理的,也有心理的等等。因此哲學、醫學、教育學、心理學等都把素質列為自己的研究內容。素質自身的多義性,導致了對素質教育理解的復雜性。二是研究者思考問題的角度不同,有的著重從社會需要的角度來認識素質教育;有的傾向于從個體發展方面來理解素質教育;也有從素質教育的內容方面來理解素質教育的內涵,因此產生了不同的看法。[12]柳斌同志說,素質教育有三個要義:一是面向全體學生,二是使學生德智體全面發展,三是使學生主動地發展。[13]

上述關于素質和素質教育的各種觀點,都從不同的視角和側面揭示了素質與素質教育的內涵,這種不同的認識,豐富和深化了人們對這一問題的認識,推動了對這一問題的理論研究。

對素質教育問題的研討,必然涉及到哲學問題。著名教育哲學家喬治·奈勒說:“大多數一般性的教育問題歸根結底是哲學本身的問題。”[14]謝密斯斷言“所有的教育問題最終都是哲學問題。”[15]對素質教育的研討也不例外,從系統論的視角揭示素質教育的構成、本質及其特征等問題,才能使素質教育的理論逐步完善,形成完整的教育理論體系。

三、素質教育構成

遲艷杰同志對人的素質從哲學與教育兩個角度進行了分析。從哲學角度看,人的發展的理想素質包括三個方面的規定:一是指人的身心一切潛能的最充分發展,二是指人的對象性關系的全面生成,三是指個人社會關系(主要指人的社會交往)的高度豐富。這其中人的一切潛能最充分發展是后兩類的基礎,而人的多種潛能發展的過程同時又是人的對象性關系活動和個人與其它社會成員的交往過程,人的對象性關系的生成和個人社會關系的豐富,既是人的一切潛能發展的途徑,又是這一發展的結果。

從教育的角度看,我國基礎教育培養出來的人,首先要在身心兩個方面都得到發展與鍛煉,要有健康的身體和心理、發達的智力和能力;其次,要通過掌握知識和實踐活動與外界發生各種對象性關系;第三,能參加各種社會活動,進行正常而豐富的人際交往,為此需要理解社會生活的種種規范、禮儀,具有良好的道德、高尚的人格。人的發展這三個層次的規定決定了教育的內容。素質教育具體包括對學生進行身體、心理素質、科學文化素質、思想品德素質的培養和教育。[16]

其他同志對人的素質構成也進行了深入的探討,提出各自的見解,孫喜亭同志將素質區分為:先天素質、身心素質、德才素質與國民素質,并說明素質與教育的關系。[17]鐘鵬明同志對素質的結構分為三個層次,一是自然素質(即先天遺傳的生理素質),二是心理素質(即個性心理素質),三是社會文化素質。上述三位同志對素質教育的構成、理解,內容大體相同,只是具體劃分略有差別。

四、素質教育的本質及特征

探求素質教育的本質,必然涉及到應試教育,因素質教育是相對于應試教育的弊端提出的,從探討兩種教育思想的關系可進一步了解素質教育的本質。對于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的關系,目前,理論界存在兩種不同的看法。一種觀點是對立說,認為兩者是對立的。“應試教育”是專門指那種單純按照高一級學校選拔要求,以應試為目的的教育訓練活動,教師在教學中著眼于知識的灌輸,注重少數可以升學的學生的教育,是面向昨天的教育。而素質教育則是面向全體學生,著眼于學生的全面發展,去求得一種理想人格的教育,使受教育者學會做人、學會學習、學會思考、學會生活,提倡開創精神,鼓勵個性發展,是面向未來的教育。另一種觀點是兼容說,他們認為把素質教育和應試教育對立起來,造成非此即彼是不科學的。應試教育也發展學生的素質,問題在于發展素質的效率、寬度和廣度。高分低能說法不全面,應該說高分不一定高能,但高分者中高能居多,低分者不一定低能,也不一定一切能力都低,但低分者低能不少,特別是理論思維能力低的不少。改變“應試教育”就是要提高素質發展的效率,重點是提高受教育的素質和能力。素質教育也有考核評估教育質量。對應試不是徹底拋棄。王宗敏同志對應試教育與素質教育區別歸納為10個不同。有的同志概括應試的弊端是:教育對象的局限性;教育目標的狹隘性;教育內容的片面性;教育過程的表面性;教育評價的單一性;教育效果的相當成分的虛假性;教師隊伍建設的誤導性。

對于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對立的實質問題,教育界也有不同見解。一是認為,應試教育與素質教育是兩種不同的教育方針;二是認為,是兩種不同的教育模式;三是認為,這是兩種不同的教育理論、教育思想;持二、三種觀點的較為普遍。四是認為,這是教育目的的論爭。[18]五是認為這是兩種教育價值觀的對立。[19]

對素質教育的特點和原則,許多學者進行了探討。王宗敏同志提出六點:基礎性、整體性、差異性、時代性、漸進性、功能性。有的概括為,它是面向未來的教育;面向全體學生的教育;全面發展的教育。

素質教育作為屬于上層建筑的意識形式,是按照社會的發展的需要,遵循教育規律,使人的先天稟賦和后天的社會因素的影響相結合,開發受教育者的身心潛能,促使其身心得到全面發展的教育。素質教育是對應試教育淘汰制的否定,而使受教育者在生理素質、心理素質和社會素質實現整體優化。素質教育體現了1957年毛澤東提出黨的教育方針的思想,是使受教育者在德智體諸方面都得到和諧發展的教育。素質教育更增添了時代的特色,更具針對性,更具廣泛的群眾基礎,得到學生、家長、教師以至社會各界的熱烈贊同。素質教育的實質是提高人的質量,實現人的現代化,使人以高質量、高水平步入社會,不僅是適應社會現代化發展的需要,而且能發揮人的特有作用,促進社會的發展。

五、素質教育的實施

由于因素質教育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系統工程,要實施必然涉及到諸多方面的問題。如何實現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的轉軌,國家教委督導辦國家督學游銘鈞同志提出了六個方面的轉變,認為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的轉變。要實現一系列的深刻的改革,它們是:教育目標的轉變;教育體系的轉變;教育內容的轉變;教育環境的轉變;教育方法的轉變;教育評價的轉變。[20]

我國教育界對素質教育的思想,不僅是理論的研討,而在基礎教育部分(中小學教育)已經進行了可貴的實驗。湖南省汩羅市從1984年開始,用了12年實踐,大面積推進素質教育的綜合工程,已取得寶貴的經驗。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同志兩次作出批示,提出要研究和推廣汩羅的成功經驗,推動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轉變。國家教委副主任柳斌同志在北京國家督學情況通報會上指出,汩羅的經驗主要有以下四點:(1)有正確的思想,即政府要辦好每一所學校,學校要對每一個學生的全面發展負責;(2)有科學的方法,即從各級政府到學校形成一整套科學的、規范化的管理體系;(3)有扎實的作風,沿著正確的辦學方向,堅韌不拔;(4)有效的機制——教育督導評估,以此取代了“高考指揮棒”,有效地實施了素質教育。[21]

實施素質教育是一項長期的、艱巨的任務。要實現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的轉軌,必須加快理論和實驗的研究和總結。為構建有中國特色的教育體系,必須打破學科界限,發揮各學科的優勢和多學科的聯合,開拓素質教育的理論研究的深度和廣度,使這一教育思想,教育理論逐步完善、成熟,形成完整的體系,早日實現我國教育的現代化,促進我國社會的現代化。

注釋:

[1] 李柄全、朱華北:《素質教育與經濟發展》,《中國教育學刊》,1996年第2期。

[2] 柳海民、黃建如:《跨世紀文化轉型與新世紀教育重塑》,東北師大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6年第5期。

[3] 奧雷利奧·佩西著:《人的素質》,遼寧大學出版社,1983年第1版,第24頁。

[4] 華東師大編:《新技術革命與教育》,華東師大出版社,1983年1版。

[5] 瞿葆奎主編:《日本教育改革》,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版。

[6] 《發達國家教育改革的動向和趨勢》第5集,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年第1版。

[7] 柳夕浪:《談素質教育》,《教育研究》1991年第9期。

[8] 黃甫全:《素質教育悖論》,北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1996年第5期。

[9] 王恩大、辛克泰:《素質教育的學習和實踐》,明天出版社,1993年3月。

[10] 鐘鵬明:《構建素質合理課程結構的認識》,《教育理論與實踐》,1996年第2期。

[11] 易慧清:《正本清源:保持教育目的的本色——兼談素質教育回歸問題》,東北師大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96年第5期。

[12] 朱家存:《素質教育思潮的思想淵源和社會基礎》,《教育理論與實踐》1996年第5期。

[13] 柳斌:《實施素質教育,深化教育改革》,《中國教育學刊》,1996年第3期。

[14] 陳友松主編:《當代西方教育哲學》,教育科學出版社,1982年,第28頁。

[15] 蔣曉:《美國教育工作者的教育哲學探討》,《外國教育動態》,1988年第6期。

[16] 遲艷杰:《素質教育探微》,《中國教育學刊》,1996年第2期。

[17] 孫喜亭:《素質與教育》,《教育研究》,1996年第5期。

[18] 王宗敏:《素質教育與應試教育的比較》,《教育改革》,1995年第12期。

[19]謝維和:《素質·發展與教育》,《教育改革》,1995年第12期。

[20] 游銘鈞:《如何實現由“應試教育”向素質教育的轉軌》,《人民教育》,1996年3月。

[21] 柳斌:《汩羅的經驗》,天津《教育信息報》,1996年6月25日。

360老时时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