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傳統文化在線教育聯盟官網 管理平臺登錄 分部登錄

>> 內容展示當前位置:首頁 > 11 > 尋人物 聯故事 悟大道——《論語》教學思路新探

尋人物 聯故事 悟大道——《論語》教學思路新探

發布時間:2016-05-27 18:04:53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以前讀《論語》,都是一些死板的字句,‘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等名句早已倒背如流。從剛上小學就開始讀的那幾句‘經典’早已讓我厭煩透頂,一句句生澀的古文整齊地排列在一起,甚至讓我不想再看它一眼,認為《論語》也不過如此罷了。但是在讀了《論語》中的孔門弟子后,我終于感受到了《論語》妙趣橫生的一面。”

    從孔門弟子到孔門十三賢

    在人類文明的軸心時代,各個文明都出現了偉大的精神導師,但在這些璀璨的文化巨人背后,人們往往忽略了圍繞在他們身邊的那些弟子們,他們或與老師切磋琢磨、辯駁詰難,或與老師周游列國、傳播學說,如眾星拱月般散發著思想和人格的光輝。其中孔門弟子就是一個優秀群體,他們與老師的一問一答,體現著儒家對人生、社會、歷史的體悟和思考,可以說孔門弟子是儒家思想的參與者、創造者、闡釋者和傳播者。

    作為初中語文教師,我在學校開了幾輪《論語》選修課,如何把《論語》完整地教讀一遍成為我的重要課題。《論語》是語錄體,凡20章,512則,大部分條目都很短,又缺少情境,該以什么樣的順序講讀便成為《論語》教學的瓶頸。

    從幾年的教學實踐來看,以“思想主題”為線索的《論語》講讀法并不受學生歡迎,高深的思想似乎一下把學生“罩”住了,“嚇”住了,從而對《論語》望而生畏、望而止讀。

    經過幾年探索和實踐,我們另辟蹊徑,摒棄“孔子當先,主題先行”的思路,探索出了一條“以孔門弟子”入手的教學新思路:尋人物、聯故事、悟道理。尋人物,就是沿著人物線索讀,發現《論語》里人的世界、情感的世界;聯故事,就是把某人物的相關章節放在一起,營造出一個充滿故事性的情境;悟大道,就是從人物、從故事里悟出鮮活而生動的道理,再以這些道理為線索橫向勾連各個人物。

    一句話概括就是:橫著讀——沿人物線索;豎著讀——沿主題線索;中間系聯起故事來,讓《論語》教學充滿人物形象的感召力量,充滿情感思想溫度的感化力量,充滿故事情境的趣味力量!

    為何選擇從“孔子的弟子”入手,因為孔子的弟子與初中生更有身份認同感和親切感,讓孩子們從學生的視角一窺夫子之道。《論語》里有名有姓的弟子29人,如果讓初中生把這些弟子都讀完數量也有些大。還好,《論語》有孔門十哲的說法:德行: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這里的“德行”“言語”“政事”“文學”是孔子教學的四個科目,通常稱為“四科”,所以他們又被稱為“四科十哲”。一般認為這是孔子最得意的學生,再加上有子、曾子和子張,這就是通常說的“孔門十三賢”。歷代祭孔禮式的各種配享從祀制度,從漢朝一直到清朝,主要是祭祀這十三人。可以說,讀懂“孔門十三賢”是讀懂孔門弟子的鑰匙。

    宰我

    那孔門十三賢從何講起?我們選擇了“宰我”,原因是條目比較少,入門比較方便,而且宰我能說會道、能言善辯,比較接地氣,與孔子的對話具有非常強的思辨性,一下子就讓學生體會到了讀《論語》的思維智趣和思維樂趣。

    宰我曾被孔子大罵:“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杇也;于予與何誅?”我們特別提醒學生注意《論語》里表達語氣的語句,因為虛詞不虛,正是人物情緒、情志、情懷之所在!這句里的“于予與何誅?”(我對宰予還有什么好說的呢?)就體現了孔子對宰我的強烈不滿!

    但細想一下,宰我提了一個似乎看起來很有道理的問題:1.在精神文明方面,三年不能行禮作樂,一定禮壞樂崩。2.在物質文明方面,魯國一年收成一次,舊米吃完,新米收成要一年。取火用的木頭,也是一年輪用一次。

    實際上宰我并沒有明白孔子的深意,三年之喪不是個時間問題,而是個心理情感問題,是自己“心安不心安”的問題!孔子沒有給宰我理性上的回應,也不需要,正如李澤厚先生所說儒家是“情感本體”。

    在這里,我們看到宰我的率性,當老師已然生氣問“你心安嗎”的時候,一般的學生都會見機改口,安撫老師,但宰我卻來了一個干干脆脆的回答 “安!”看來宰我是敢于頂撞老師的!

    宰我不僅當面頂撞,也在背后挑戰老師的“精神信仰”:哀公問社于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魯哀公問祭祀土地神的牌位用什么木頭的,宰我說周朝人用栗木,并解釋說“那是為了讓老百姓害怕!”老師念念不忘的是恢復周禮,而宰我卻在詆毀周朝!但孔子聽后,也實在無法給予道理上的回應,只好說“過去的事就不要再追究了。”

    再看《論語》里最后一條講宰我的條目,假設了一個道德困境問老師: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何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這又惹怒了老師,“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君子可以走開,不可以陷害他;君子可以上當受騙,但不可以愚弄他!”也許宰我是想印證一下老師的另一段話: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宰我作為教讀《論語》的入門人選,他的幾則故事短小精悍,經過了幾輪教學實踐,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極大地激發了學生對《論語》的閱讀興趣和親近熱望。如初一的一位同學在隨筆中寫道:以前讀《論語》,都是一些死板的字句,“三人行,必有我師焉”“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等名句早已倒背如流。從剛上小學就開始讀的那幾句“經典”早已讓我厭煩透頂,一句句生澀的古文整齊地排列在一起,甚至讓我不想再看它一眼,認為《論語》也不過如此罷了。但是在讀了《論語》中的孔門弟子后,現在,我終于感受到了《論語》妙趣橫生的一面。

    子路

    子路勇猛、率真、質樸,他的一言一行都出自本心,沒有絲毫矯揉造作,也因其率真,過頭時就顯得性子急,口無遮攔,常挨孔子罵,但他對老師絕對忠誠,甚至敢于批評老師,孔子說“自吾得由,惡言不聞于耳”。同時,他也是孔子最早的弟子之一,是孔門中的老前輩。

    因此,我們把子路選為教讀《論語》的“第二號人物”來講。子路在《論語》里是條目最多,一共42次,我們也不是按前后順序一股腦給學生,而是按其性格特點、思想特征、與孔子的情誼等方面分別輯錄,再現子路豐富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內涵。

    子路率真豪邁的表現一共12條,可以說貫穿整部《論語》。

    因為率真,他聽到老師贊美自己“從我者其由與”就“聞之喜”,聽到老師贊美顏回能“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后就追問老師“子行三軍則誰與”,當然這些行為遭到老師痛斥“無所取材”,“吾不與也”。

    因為率真,他也在陳絕糧時,憤憤不平地問去問老師:“君子亦有窮乎?”;因為率真,在與老師同學談志向時就“率爾而對曰”,還主動向老師發問“愿聞子之志”!

    因為率真,子路也成了幾乎少有的敢于犯顏直諫的弟子之一,面對老師犯的錯誤,他能夠當面向孔子提出看法和主張,表達不同意見,甚至不惜用老師自己的話反唇相譏,“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于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不過,這樣也的確起到了效果,子路成功地規勸了孔子前往發動叛亂的公山不狃和佛肸處為官的天真幻想。

    如此讀來,原來在學生腦海中僵硬、嚴肅、刻板的《論語》形象一下生動起來,學生們看到了嬉笑怒罵、悲喜交加的活生生的《論語》中人的世界!學生們看到師生之間偶有分歧,但并沒有讓他們之間產生感情裂痕,反而在這樣的討論辯難中更加親密起來,子路也做到了孔子所說的“當仁,不讓于師”。

    當子路遇上子貢

    我們不僅可以把同一人物按主題分類選取,還可以把不同人物的某一方面進行對比,從而使孔子弟子的人物形象更加鮮明。

    比如子路和子貢問了老師同一個問題——“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卻得到了不同的回答——

子路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謂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子貢問曰:“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子曰:“行己有恥,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曰:“敢問其次?”曰:“宗族稱孝焉,鄉黨稱弟焉。”曰:“敢問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為次矣。”曰:“今之從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孔子對子路說:“相互勉勵,相互督促,又能和睦共處,就可以叫作‘士’了。”這顯然是針對子路性格剛直,甚至有些魯莽的性格來說的。而對子貢說:“自己行動保持羞恥之心,出使外國,不辜負君主托付的使命,可以說是士了。”這顯然也是針對子貢作為外交人才來說的。

    但子路對老師的回答沒有進行追問,孔子也就不往下說了,而子貢的做法是又進一步追著老師“敢問其次”,問了三次還不夠,還聯系現實問“今之從政者何如”,一步步導引著老師對如何做到“士”進行了有層次的回答。

    這就可以看出子貢的善問,子路的簡單率直。通過對比,人物形象躍然紙上,而孔子“因材施教”的思想和實踐也得以在生動的故事中展現。

    由子路說開去

    沿著“因材施教”教育思想的線索,又可以從子路把冉有、公西華、子張、子夏等弟子聯系起來: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子曰:“求也退,故進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子路、冉有同屬于“孔門十哲”之政事科,所謂“由也果,于從政乎何有”?“求也藝,于從政乎何有”?但子路“過”,冉有“不及”,所以對于子路、冉有問“聞斯行諸”,孔子因材施教,給出了不同的回答。

    由此可以看出,“尋人物、聯故事,悟大道”的教學策略不是單向度的,而是相互聯系、不可分割的整體,我們把同一人物的多個角度放在一起就有了故事,把不同人物放在一起也有了故事,這些故事又體現了孔子博大精深的思想,而從孔子博大精深的思想中我們又可以挖掘出各個人物豐富多彩的故事。

對于孔門十三賢我們初步設計了講讀的順序:宰我、子路講完后,自然帶出了子貢;由子貢引出顏回,因為孔子問過子貢“女與回也孰愈”,孔子也多次把顏回和子貢放一起進行比較;由顏回引出“德行科”的其他三位——閔子騫、冉伯牛、仲弓,這樣也帶出以孝道聞名的“曾子”;文學科的子游和子夏可以放一起講,自然也引出子張,因為子張和子夏有些觀點上的分歧,性格上的差異。而有意思的是子夏、子游和子張又一起推舉有若做諸弟子的領袖,當然這也讓曾子感到不服氣。曾子、有子、子張、子夏、子游都是孔子的后期弟子。

    講完了主要的孔門弟子,我們可以自然地感知到孔子生動而莊嚴的形象,從而登堂入室,進入孔子思想博大精深的世界。只有知其人,才能知其言,才能論其世,初中《論語》教學以孔子弟子入門,以“尋人物,聯故事、悟道理”為思路經過幾輪教學實踐來看有意思,有意義,有成效。

        (劉成章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語文高級教師、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博士生)(光明日報

360老时时彩票网